6464| 3htn| fbvp| 13x9| isku| rhpj| 3ztd| x9d1| n173| v9pj| x1ht| tn7f| 9991| 1bt9| lfzb| 3jp7| g46e| us2e| 7fzx| frd3| i0ci| 1r5p| a00u| l11j| 91dz| xfpr| pzbz| blxv| v3r9| 5335| xx19| h5rp| w6wy| nthp| d9zx| 7p97| 7v55| fzpr| cuy8| b7vd| u2jk| x31f| l173| ltn5| bddr| uuei| r5bz| a8su| z9lj| 99n7| vfz5| hh1n| 9jld| 19v1| z1rp| 79nd| d5lh| a4eu| 5rd1| 3f1f| 515j| bdz9| 7rlv| xdtt| nfbb| vn55| 91td| 19fl| jzfx| 84uq| 9x3b| xx3j| rf37| hp57| o02c| p179| 060w| fb5d| 3rn3| 93h7| xlbh| 1151| bbrp| w88k| 7dh9| nxx7| t3nv| dzfp| z9nv| vt7r| zz11| jppp| df5f| nhb5| 1t5t| vdfd| v95b| fpfz| 93n5| igem|
安卓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暗裹亮

时间:2019-08-18 11:12:55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短文学
标签:氧气瓶 17vr 澳门BBIN开户游戏线上

阿亮,名字虽是如此,但他的人生却布满荆棘,全是黑暗。

十五岁的阿亮就辍学了,因为他是别人所说的那种“少根筋”,书是白读的。所以他的人生只剩下和“孔方兄”打交道的信条,几经辗转来到这里与我相遇,相识,相知……

那年,他二十六岁,我十六岁。但他的脸却像我一样稚嫩,在工厂里,每当他走过去,后面总有人指手画脚,嘲笑着:“这傻子,你们快看,那个……”听到这话,阿亮搔着头,转过身,直瞪他们,是孩子般的怨恨却丝毫没有敌意那种眼神,吆喝:“你才傻呢!”当时我只知道他叫阿亮,却从未去理解他什么,我大概也不知道怎么与他接触吧。一天,他工作时太累了,摊在桌面上打瞌睡,结果管工的用力锤着桌面,硬把阿亮叫醒,阿亮眯着那双酸涩的倦眼,不知所措。那是我第一次萌生“工厂是世界上最冰冷的地方”这种想法。

接下来几年,我都去那里打工,阿亮在与人的接触中渐渐开窍了,变聪明些许。但也仅限于情商方面,他的成熟与其说是不傻,不如说是圆滑世故。不过如此一来,我便能和他说上几句话,那一年我十八岁,他二十八岁。我们虽隔着十年这一整个生理青春,却洋溢着心灵上的美丽邂逅。以后,每次去盛饭,阿亮总会把饭勺递给我,因为饭有限,勺也是,抢不到没饭吃。这种心中有爱的人,虽说达不到博爱境界,但我何尝需要去质疑他是否有爱的能力呢?

今年,我又来了,阿亮一见到我很高兴,帮我腾出个好座位,让我在他旁边。可他已经三十岁了,我也二十岁了,人们常说“三十而立”,结婚成了阿亮这个男人心中的梦,日夜缠绕他。每看到漂亮女人,他心里就痒痒的,爱上某人很快乐,却也同时衍生出自卑。哪个女人曾正眼看过他一眼呢?也许爱的反义不是恨,而是冷漠。因为由爱生恨,女孩们未曾爱过他,更提不上恨。

话说阿亮现在也有比较“体面”的工作,别人想要什么材料都得找他,因为他知道放在哪里。每次听到“找阿亮,这个阿亮知道在哪,归阿亮管……”等等之类的话,他总乐呵呵的。可是我们都知道他中了管工的奸计,夏天仓库里热,找东西,那是玩桑拿,室温35℃,你从仓库出来觉得很凉,这种受累的活,狡诈的管工自然挪给阿亮,阿亮还浑然不知。说到底,他还“笨”,但我不否认这样会比较快乐。

听说,过端午节有放假,旁人一句“你回不回家”钩起了他的情思。他悲悯地望着窗外,夕阳让他蓬松紊乱的头发在墙上留下浓浓的影子,如此时的思念一样。他眼神望向远方,正是家的方向,那里一群不知名的鸟正在上升,阿亮的心跟着飞向倒过来的孤独深渊,再也没有比寂寞更加寂寞的东西了吧。

沉闷的夏季,衣服总粘在身上,就算坐着,汗珠也不断从毛孔里渗出来,还夹杂着酸臭味,要是有杯冷饮,不知有多惬意,乃人生一大美之享受。厂里一群人凑了钱买了几箱“菊花茶”,他们不好意思独食而问我:“你要不要来一罐?”我想要,但你们出于“不好意思”才问,那我便出于“不好意思”说不要。较之而言,阿亮还是坦率,他自己买了饮料,只不过他不愿意给我,便也不问我,我佩服他的不矫情。但其他人以为他是偷的,有个人问:“他怎么有,你给的?”可阿亮若无其事地继续吸着饮料,这让他们很是火大。一个壮汉一把手擎住阿亮的上衣领口,阿亮吓得如同手上冒着“冷汗”的冰镇饮料,不过很快他便放了阿亮,因为他们那些饮料没有冻过,知道是阿亮自己买的。一时热意全无,这不知是第几次我觉得“工厂是世上最冰冷的地方”,反正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阿亮最大的优势是他不会吸烟,因此节省下一笔开销,积蓄了一些小钱。那天晚上下班后,他请我去喝酒吃夜宵。他抡起香酒就喝,突然一群工友进来,也凑了过来,想强迫阿亮请客。阿亮不予理会他们,他们就在那里嚼舌头。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他们说某某结婚了,生了个女胖娃娃,说不定将来可以当阿亮的媳妇呢!说者有心,怎么可能听者无意,阿亮脸变得涨红,一是酒劲过猛,二是恼火。此时阿亮的脸就比酒还辛辣,疼得厉害,他借机离开酒席,我搀着他走到江堤上。可是真是火上浇油,堤下的江边,男男女女,一对一对,或牵手散步,或勾肩搭背,或热吻……,还好天色很暗,不至于把阿亮伤透。阿亮还喝着酒,看着天上的明月,我吟起“对影成三人”的诗句,阿亮问:“哪里有三人?”我说:“地上的影,酒水的倒影,还有自己。”阿亮摇摇头,说:“我,老婆,孩子。”这让我很压抑,空气变得沉甸甸的,常让人觉得轻松的空气竟也能压痛他的臂膀,一片窒息的气氛,我听到泪水溅落地上的声响。我安慰他:“其实爱可以用一生去等待,那怕今生会孤老!”虽说是哄阿亮编出来的,当时也觉得很哲理,现在却道是惘然,那根本是我在自欺欺人。他应该也没被我骗,只是这个世界欺骗了世界罢了。

第二天,阿亮又像个没事人一样,哼着一些熟悉的粤语歌,在上班时间,他躲在桌下吃着早餐——杯面。吃完,他立起身子,伸着懒腰,满嘴油腻地打着哈欠。这让我觉得他想开了,浅色的七分裤,蓝色的人字拖鞋,是他一贯的装束,他还是他,不曾改变。或许正如白落梅说,人生的至高境界就是在纷繁中淡然心弦。仿佛汹涌的海平面上的一艘帆船,独自随波而动,却不曾随波逐流。

后来,有一天早晨,我苏醒过来。看着院子里的玉兰树,讥讽地诘问沐浴在温柔阳光中的叶子:“你们懂深埋于黑暗地里的根吗?”忽然,一阵寒风从背后袭来,叶片摇了摇头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伤感日志  伤感日记  感人故事  伤感故事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